以史为鉴——从百年大类资产表现看未来投资
长周期“选股”:全球来看,某一个阶段表现最好的股市与这一阶段全球经济主题紧密相关。长周期来看,股市>债市>商品、地产,且经济进入发达经济体的时间越早,其累计收益越高;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公司的话,成长期是投资某个国家股市的最佳时期。
长周期角度:规避最差资产的重要性

德国V.S.澳大利亚的启示:战争(尤其是战败)的代价。过去100年的资产表现来看,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德国股市是过去100年内最差的资产,年均收益-20.5%,远远低于其它类型资产,这意味着长期来看,规避最差的风险资产是大类配置的首要任务。相对而言,澳大利亚股市是表现最好的资产之一。从当前的经济实力、经济前景来看,德国似乎更甚一筹。然而,长周期资产表现却大相径庭。显然,战争是导致德国资产长周期收益为负的最主要原因,1910-1929年间,德国股市年均下跌20%,随后在1940-1949年间再度出现年均29%的下跌。尽管战争结束后德国股市稳定上涨,但仍无法填补战争时的下跌。然而,对比澳大利亚,依靠政局及经济的稳定,在每一轮新兴经济体启动时均作为资源供应者而受益。

与战争有类似杀伤力的:汇率崩盘。二战结束后,全球已无大规模的战争。然而,我们发现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,随着汇率开始浮动,汇率崩溃成为全球进入和平年代后的资产收益的隐形杀手。从下表可以看出,部分新兴经济体的汇率贬值幅度是惊人的。在这种幅度的汇率贬值背景下,其任何资产都无法获得较好的收益。而出现汇率巨幅贬值的经济体也大多为政局动荡较多的国家。